美造船业难承载海军“扩军计划”_泰剧在心间

马万党

2019-06-02

扯下的意思美造船业难承载海军“扩军计划”_阿桑怎么死的

曾经的我走了

新疆天山天池

美造船业难承载海军“扩军计划”_泰剧在心间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美海军计划中的未来军舰建造工作,由5个大型和两个小型船坞承办  据美国媒体最新披露,伴随着美国海军提出355艘军舰“扩军计划”,为适应新的造舰需求,美国造船业正大力推动生产“数字化”和管理“智能化”建设,力图通过技术革新实现生产力的跃升。  根据美国政府公布的信息,美海军计划中的未来军舰建造工作,由5个大型和两个小型船坞承办。其中,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公司旗下有两个大船坞,分别是建造大型水面和两栖舰艇的英格尔斯造船厂,以及建造核动力航母和潜艇的纽波特纽斯造船厂。通用动力公司拥有其他3个大型船坞,分别为建造大型水面舰艇的巴斯钢铁公司、建造核动力潜艇的电船公司,以及建造各型作战后勤支援舰的国家钢材与造船公司。两个小型船坞主要负责建造濒海战斗舰相关组件。  为实现美海军“扩军计划”,美国造船业正大力推进“数字化”研发制造。目前,纽波特纽斯造船厂已完成设计图纸从手工向电子化转变,美海军新一代福特级核动力航母和哥伦比亚级弹道导弹核潜艇均采用数字化建造模式,可以通过激光扫描器等方式,生成航母数字化设计蓝图。  上述做法在提升设计工作可视性和精确度的同时,也大幅降低了建造维修工作的劳动力需求、生产成本和生产时间,如航母大修时间从原先的3年大幅缩短至6个月。纽波特纽斯造船厂还引入3D打印等技术,除缩短造船时间外,也让美海军官兵在执行部署任务时“轻装上阵”,不必携带过多备用零部件。  在推动“智能化”生产管理方面,针对舰船建造程序复杂、推进阶段不一、雇员数量众多、技术要求各异等特点,英格尔斯造船厂提出“通过数据驱动的人力资源管理模式,实现对劳动力的360°全景扫视”,将过去让员工“更努力工作”提升生产力的人力资源运用模式,转变为让员工“更智能工作”提升工作效率的新型模式。例如,该造船厂依托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手段,实现生产过程的自动化,消除或减少人力和行政性工作;通过对万余名员工“成功因素”(包括员工的性别、年龄、族裔、离职倾向等)进行大数据分析,提出科学合理的人力资源调配、员工职业规划和人员招募建议,确保造船厂人员结构合理、生产工作高效、公司运转顺畅。  二战和冷战时期,由于现实需要,美国造船业曾十分繁荣。

冷战结束后,美国造船业开始走下坡路。

美军有评估报告认为,过去20年,美国造船业不断萎缩,整个国防工业损失万家本土制造企业,从而制约了美海军发展。

美军此前提出海军“扩军计划”,一方面是为在未来的海上竞争中占据主动,另一方面也是想重振造船业。

但从目前情况看,美军的“如意算盘”很难实现,“扩军计划”很有可能成为美国造船业“不能承受之重”。

  一方面,美国造船业的船坞数量不足。

过去10年,美海军年均采购艘军舰,而为实现355艘军舰计划,美国海军未来10年将年均采购12至15艘军舰。

美国造船业现有生产能力显然无法满足上述需求,因此有人提出增建“国家级”大船坞。

从当前情况看,增建私人大船坞虽然能在短期内实现,但存在较大经营风险,且在军舰大修过程中也不会任由美海军“摆布”。

如果由政府出资建造大船坞,虽然自主可控,却费时费力,很可能到“扩军计划”最终期限时仍未建成。

  另一方面,美国造船业生产能力有短板。

在新建大船坞可能性不大情况下,要想提升造船速度,就不得不对部分船坞的设施进行改造,同时增加劳动力。

设施方面,美国多数造船厂历史悠久,几乎与美利坚合众国“同岁”,其间虽然经过多次改造,但难以满足新型作战平台建造需要。

例如,为满足福特级航母和弗吉尼亚级核攻击潜艇的建造需求,现有船坞将不得不对建造设施进行改造。

据美国政府估计,为满足美海军造船需求,美国国内船坞要投入40亿美元的设施改造费用。

  人力方面,造船是技术要求极高的一项工作,美国造船业很难在短期内培训出大量合格人员。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在《美国海军355艘军舰计划评估报告》中也坦言,对于造船业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做好新增劳动力培训工作,以确保造船标准和进度满足美海军要求。

  更重要的是,在没有重大外部威胁和战争需求情况下,美国国内对海军“扩军计划”颇有微词,造船业对该计划能否全盘执行存在较大疑虑,因此,不愿轻易改造生产设施和增加人力投入。

而在造船业“按部就班”造舰的情况下,美海军“扩军计划”实现的难度也将与日俱增。

(杨淳)。